桂琛禅师

发布日期:2012-04-02   字体大小:   

 

地藏桂琛禅师的耕田播种,筛谷作米

        唐朝地藏桂琛禅师,有一天在田中莳草播种的时候,来了位云水僧,禅师就问他:“从那里来?”云水僧回答:“从南方来。”禅师一听是从禅学兴盛的南方来,于是又问:“南方的禅法怎么样呢?”云水僧回答:“商量浩浩。”意思是说南方研究禅学的风气很盛,大家热烈讨论着。但是禅师却说:“那也不坏,只是不如我在这里耕田播种,筛谷作米,让大家都有饭吃。”云水僧心里纳闷的想:“禅师怎么不看经,不坐禅,而从事一些芝麻琐碎的农务工作呢?”于是就再问道:“和尚!您既不从事研究教化的工作,那么您自身如何出离三界?又如何去救度众生呢?”观察敏锐的桂琛禅师,机锋灵敏的回答说:“你所谓的三界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        禅师住在三界中,照样吃饭穿衣,睡觉拉屎,却不受三界的物欲所染,是住而不住,不住而生其心的当下肯定,自然非云水僧心外别求出离三界所能相比。

 

桂琛法师(西元867~928年)

  
         罗汉桂琛和尚,浙江常山人,俗姓李。幼入浙江万岁寺,出家得度。初学戒律,一日为众登台,宣说成本,毕後方悟真解脱不拘小道,圣心不依文解。欲修南宗禅,初谒云居,次谒雪峰,又到玄沙山,参於师备。会得玄旨,明了大事,嗣玄沙法。漳牧王公,建一精舍,名地藏院,请师开堂演法,住地藏院十八年。移住漳州罗汉院,接化四来僧众,宣扬玄旨。天成三年(九二八年)六十二岁,返回闽城旧趾,历游近城梵宇回来,即示寂, 「真应禅师」。荼毗得舍利。法嗣清凉(法眼)文益,最为杰出;门下尚有天龙秀、守安、传殷、绍修、休复等。
         法眼文益,究彻华严。振锡南游,抵福州。初见长庆,无所契悟。曾与同学法进、绍修等,行脚到湖南地藏院,因雪停留,住持桂琛问∶『上座何往?』法眼∶『行脚去。』琛∶『行脚事,作麽生?』怎麽要行脚?眼∶『不知。』琛∶『不知最亲切。』(最好)。第二天,三人在火炉边,检讨《肇论》,至天地与我同根之处,琛问∶『山河大地,与上座自己,是同?是别?』眼∶『别。』桂琛坚起二指示之,眼∶『是同。』又坚起二指,(指什麽?)他们不明白,有些不安。天晴了,桂琛送他们步出山门,琛问∶『上座常说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,然则—』就指著庭前的大石∶『此石在心内?或在心外?』眼∶『在心内。』琛∶『行脚人,著甚麽来由,安片石在心头?』不能答,又不敢离去,再住月馀,热心请教。桂琛每次说∶『佛法不是那样!』眼∶『某甲词穷理绝也。』桂琛以为机熟,喝破的说∶『若论佛法,一切现成。』言下法眼大悟。
         桂琛在耕田时,修山主来参,琛问∶『近离甚处?』从那里来?修∶『从南方来。』桂∶『南方近日佛法如何?』修∶『商量浩浩地。』很殷盛。桂∶『那里比得上我这里种田搏饭吃?』可见桂琛的佛法,在作务的日用中。修∶『三界奈何?』桂∶『你把甚麽当作三界?』(《从容录》)
        某日有僧来参,和尚坚起拂子给地看,僧下拜。师∶『你看了什麽就下拜呢?』僧∶『承蒙大和尚启示,谢谢!』师打一棒云∶『看见我坚起拂予,就说有了启示,那末,每天看我打扫院子,怎麽不道谢呢?』僧问∶『如何是清净法身?』师∶『脓滴滴地。』罗汉又云∶『直似秋潭月影,静夜钟声,随扣击以无亏,触波澜而不散,犹是生死岸头事。』





分享: 0